唐大雕

fgo 刀男 狒狒14 老滚5
杂食
主吃bg和乙女 百合和腐选择性吃
拒绝乙女腐 拒绝土方组腐向
土方组两个都是我的x
奶光总司信长戈尔贡高文小乙哥梅林也是我的x
拒绝ky

龙裔佳露丝的记录——3·马科里奥

马科里奥一如既往地坐在蜂蜜与诗人小酒馆的板凳上,亚龙人走过来,递给他一杯热得恰好处的蜜酒,跟他打招呼道:“怎么样?从上次的雇主手里赚了多少?”

“不过5枚金色赛普汀。”然而就为了这五枚赛普汀,他身为一位法师却干了一头驴应该做的活。

他的雇主只是来找个人护送他去雪漫走一趟货——随便一个厉害的打手,或者法师,只要是能保护他货物安全的人都行。

盗贼工会的那些家伙总是没有任何下限,蓝宝石能够假装慷慨地借给一个小伙子足够多送货钱,紧接着下一秒就带人劫了他的马车,然后催债。并且最近盗贼工会越来越繁荣,从以往那布满灰尘的破烂下水道变成了一个真正的盗贼工会,仗着玛雯那个在领主面前满口谎言的老巫婆变得越来越放肆。

而这一趟下来就折腾的他够呛,要不是为了那五枚沾了脏泥的金币,他也不会去当一头赶集的驴。

蜜酒柔滑地经过他的喉咙,温暖了肺脏,酒馆的烛火照亮整个空间,现在还是中午,裂谷不像风盔城那样每天布满雪花,地上到处都是颜色越来越恶心的脏雪。裂谷城甚至都不会下雪,所以也没有人会在大中午的就躲进酒馆买醉取暖。

当马科里奥又喝了一口杯中的蜜酒时,旁边的大门打开了。

年轻地少女穿着一身深海蓝黑色的长袍,兜帽让他没办法看清女孩具体的长相。他只能发现女孩的脸部轮廓相比其他人显得柔和,并且从他的角度望去,她那半边脸都是烧痕。

尽管皮肤愈合的很好,像是有人用了高级的治愈法术和昂贵的治疗药水,但是她那一大块的黑色疤印依旧挥之不去,密密麻麻的,如同某种邪恶的诅咒趋附在脸颊。

她的身后跟着一个高上一些的布莱顿男人,穿着衣料舒适的贵族衣饰。马科里奥观察到,自从亚龙人老板娘和她的丈夫暼见那布莱顿男人后,氛围明显就冷了下来,没有人上前来引他们去坐下。

不过这是一个很好的工作机会,马科里奥想,这个男人看起来很富有,而他前面的少女一定会有麻烦需要解决,他的直觉告诉他。

“当你面前坐着一个魔法大师时,你还会去雇佣一个普通战士么?”他相当自豪地搭讪到,他这句充满嘲讽和自满的开场白吸引了许多急需佣兵的雇主。

少女转过头来,低头打量他一眼,他们视线相碰。马科里奥看清了小姑娘的长相;黑色的头发在兜帽下有些杂乱,右眼的黑瞳与中分下来的黑发像是融合在了一起,面容甚至比一个布莱顿人还要柔和,看着更年轻。鼻子也比布莱顿还要蹋些,也许往她的族谱最遥远的地方探去会找到一位兽人祖先?不,即使伤疤吞噬了她的大部分左脸以及额头的一小部分,她也完全没有兽人应有的凶恶感或者獠牙。她的眉毛轻微向下弯曲,配上那双眼睛看起来很无辜弱小的样子。

这是那些人渣和强盗最喜欢掠夺的类型,一定有机会工作的,马科里奥想。

然而小姑娘没有任何的回话,而是走向另一边的木桌安静的坐下。在她身后的布莱顿人意味深长地睨了他一眼,随后跟上前去与姑娘面对面地坐下。


马科里奥气结,没想到这小姑娘一句话都不理他——说不定其实她是个哑巴?这样一想也有些合理:她在火灾中呛哑了声音。这样思考着,他又拿了一块面包,低头吃起来。


“佳露丝,你确定要去那里?”布莱顿人握着自己手中的杯子,担心地询问着。

“嗯。”

原来不是哑巴,声音也没有问题。哦不,这样一提才突然想起,按那情况看,那应该是被火焰魔法伤到的结果。

“你确定不用我跟着你去么?”

“我不是爱哭兮兮的大小姐,杰撒,你应该去跟布林乔夫多打理点事情。”

……

马科里奥默默听着他们的对话,得知他们是盗贼工会的人。

布林乔夫那个奸商…

这样想着,突然他感觉到自己被一股视线注视着。他抬起头,是那个叫佳露丝的姑娘。她没有回避,佳露丝凝视他,黑色的眼睛在烛光的温暖光晕下变成了棕色。马科里奥觉得自己会被她钉在墙上、自己会被那道目光给刺伤,在她的脑海里被解剖。

就这么毛骨悚然的一瞬间,她又把视线移开,开始用勺子搅拌起那碗蔬菜汤,木质之间的摩擦声和汤水晃晃荡荡形成的小漩涡对她而言好像比那布莱顿人的废话更有趣。

马科里奥只好继续吃自己的那份食物,在长凳上,感受炉火的温度。

没过多久,佳露丝的窥视又开始了,马科里奥发誓自己跟她没有任何仇,也没见过她,更没有用火焰魔法烧毁过谁的脸——他们都已经死的很透彻了,他很肯定。

木凳随着起身而在地板上向后蹭,发出声音,吸引了他的注意力。可怕的小姑娘正朝他走过来,最后一步停在他的面前。“你是佣兵,想要被雇佣,对么?”

马科里奥点头,“我的战斗技巧无人可敌,能找我当你的护卫是你荣幸。”佳露丝轻轻微笑到,好像觉得他在说笑话,马科里奥觉得这是对他的实力的质疑。“没有什么比有个强大的法师保护你更好的事情了。”他可是从赛洛迪尔大学出来的。

“你的佣金是多少?”

“五枚赛普汀。”

“你就不问问是什么事情?”佳露丝歪着脑袋,“不过也好,在到达目的地前我是不会说的。放心,不会让你干违法的事情。”

“既然这样,那你付我这个价钱,我就会拿出我最强大的实力来帮你应付敌人,怎么样?”

“我给你十枚赛普汀,也许你得跟着我走一个月,或许时间短点。去收拾收拾你的行李吧,不需要带太多,必要的。”

真是个大生意。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