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大雕

fgo 刀男 狒狒14 老滚5
杂食
主吃bg和乙女 百合和腐选择性吃
拒绝乙女腐 拒绝土方组腐向
土方组两个都是我的x
奶光总司信长戈尔贡高文小乙哥梅林也是我的x
拒绝ky

佳露丝——2.自由

自由


自从呼吸到了第一口奈恩的新鲜空气后,米拉克觉得这一切都太过真实,让他以为这是莫拉的幻觉。
他重新打量着眼前收拾装备的末代龙裔,黑色的长发在刚才的战斗中散得差不多了,糟乱地搭在肩膀和背上,遮住了她有烧疤的那半边脸。他不知道这个看起来弱小的龙裔是怎么跟莫拉那个善变的主人达成了交易,将他作为了筹码。
不过能让莫拉感兴趣的事物并不难猜,它是知识与命运的魔神,难猜的是她拿了什么奇怪又罕见的知识作为交换。
米拉克坐在山洞的一侧,用治疗魔法开始照看起自己身上大大小小的伤痕——这个疯丫头用强迫意志、魔法、匕首还有小飞刀在一连串阴险地攻击下来收获的战果。再反观她,一身的寒霜附魔让米拉克的冰冻龙吼没能派上用场;左手臂被他用刀刮了一刀,也不算太深、腹部和大腿的两淤青以及好多处的擦伤。这家伙太过灵敏,宛如一条蛇,并且那根本不算一个优秀的战士的光荣打法,实在是让米拉克没有占到太多便宜。
——“畏畏缩缩的,你是在逃跑么?末代龙裔。”
——“我可是刺客法师!不是战士!你这个愚蠢的老男人!”说着就是一发火球轰了过来。
“好了,差不多准备好了。”佳露丝站起身来,回头看向米拉克:“好歹我也是把你从莫拉的那块绿油油领地里给救了出来,为了表示感谢,你就不用惦记着我的龙魂了。你看,你派刺客来杀我、然后还一见面就把我电到在地,为了报复,我毁了你的那个不知道什么破玩意,很公平的交易嘛。并且现在我还是你的救命恩人,虽然我们打了一场,那么我现在给你一个报恩的机会:不要惦记我的龙魂!然后帮我干一年的事,做完了你就自由了,该统治世界还是去单挑莫拉我都不会管你。”
米拉克抬起骄傲的脑袋,刚想对佳露丝表示不屑,就被她打断道:“经历了四千年你还要这么自大可是活不过一个月的!既然我有办法让莫拉把你送给我当打手,我也有办法把你给送回去,或者莫拉会很高兴我把你杀了。”
他面具下的脸皱起眉头,“你想要我做什么?”
“啊,也没什么啦,只是当龙裔当厌了,需要一个人帮我处理下杂物。”她语气十分轻松,接着把事先存放在山洞的背包扔到米拉克脚边,示意让他背着。戴上兜帽,走出山洞、迈出步伐、迎上寒风。
——“你输了!嘿!得乖乖跟我走了!我知道你不想放弃,但是你可以跟我离开这里。”气喘吁吁的末代双手撑在膝盖上,这句话让本来想起身继续战斗的米拉克停下了动作,倒在地上。
——她蹲了下来,有发丝顺着落在他的面具上。末代龙裔就这样,将他的刀刃从手中抽离走,拍拍初代那奇异的面具,发出声响。“放松点。”
末代在刺骨冷风中走着很大的步伐,尽管她低着头缩着脖子,但是米拉克看得出来她没有受到太多寒冷的侵袭。特别是她途中还从火焰抵抗附魔的小包内掏出来了一颗蓝色的月亮糖,看着她像吃普通的糖果一样含着那颗月亮糖,米拉克好像突然就明白了什么。
末代不是诺德人,所以可能很畏寒,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她全身主要都是寒冰的抗性附魔。而只有那个小包是火焰抗性,防止在打斗中被烧毁里面的东西——具有火焰虚弱和寒冷抵抗属性的月亮糖。
身体如此薄弱的人却居然是最后的龙裔,他想着。
“没想到阿卡会选择你作为末代龙裔。”米拉克出声嘲讽道。
“啊?”佳露丝很明显没有明白他的意思,继续抿着嘴里能为她提供抗寒的糖果。“因为我能打败你么?”
“…”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