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大雕

fgo 刀男 狒狒14 老滚5
杂食
主吃bg和乙女 百合和腐选择性吃
拒绝乙女腐 拒绝土方组腐向
土方组两个都是我的x
奶光总司信长戈尔贡高文小乙哥梅林也是我的x
拒绝ky

龙裔佳露丝的日记——1.信使

【穿越龙裔注意

    故事时间穿插不定注意

     主要轻松向,描写龙裔的故事细节

       CP是米总,然而很可能好多章没出现 毕竟故事是随心所欲跳着讲的XD

         文笔可怕注意】

信使


佳露丝散漫地后靠在椅子上,前面两条凳腿离地,仅靠椅背与阳台栏杆支撑着。米拉克从屋内走出来,看着她挑了挑眉,虽然佳露丝看不见他在面具下的脸。


“末代龙裔,有一个自称瑟拉娜的女人来找你。”


“咦?瑟拉娜??”凳子腿重新触碰到地板,佳露丝摇摇晃晃地起身,脸颊在这个灰暗的雾天中像是苹果树上通红的果实。


噢,小酒鬼喝醉了。米拉克想到。


两只光脚丫就这样毫无顾忌地踩在木板上,微微的凉气透过皮肤渗入体内,让她打了个颤。“不要那样看着我,我可不是酒鬼!我只是感冒了!需要酒来刺激鼻涕流出来!”


“我不认为酒能治好感冒,还有不要这么恶心。”米拉克低头看着她从身边经过,直径走向饭厅,那个跟佳露丝有着同样发色的、叫做瑟拉娜的吸血鬼。


相对下略显娇小的龙裔慢悠悠坐在瑟拉娜的对面,露出大大的微笑,打到招呼:“瑟拉娜……你怎么来啦!路上没人跟着你保护下嘛?”


吸血鬼没有喝侍卫端上来的热蔬菜汤,裂谷城一直都很潮湿,湿润的空气随时如同爬虫般趋附在每一处,然而天一冷起来,这样的天气更是折磨人。她真不敢相信刚刚佳露丝居然就这样若无其事地躺在外面吹冷风,明明所有认识的人中最畏寒的就是她。


要不是那个奇怪的男人拦住了她……她早冲过去把佳露丝提起来扔到火堆旁边取暖了。


“我还没有娇生惯养到那种地步。”她打量佳露丝,注意到了她的醉态“我不是给你写过信了么;我会过来找你。”


“信?什么信?啊,我的天呐。”娇小的龙裔握拳砸在桌上,瞪起眼,偏着头,用她独有的方式感叹道:“我的天呐!瑟拉娜,你不是一直知道,我经常在各种城市、小镇周转的么?信使想要赶上我可费劲拉!每次我都要给他们付多余的、好多的、幸苦费呢!”


“所以你没有看见我那封信?”


“唔…我想想,至少在我的认知中…暂时还没有!说不定信使就死在半途上了呢也说不定…我是说,到底为什么这个世界就没有发明些什么…直接可以传信的魔法?”她边说边转动汤碗,脑袋摆来摆去得。


好吧,她真的有点醉了。瑟拉娜想到那些在城堡里,高举着酒杯谈笑风生的吸血鬼们,而桌上还没死透的人眼珠几乎都快掉出来,连痛苦呜咽的力气都没有。幸好佳露丝只是不爱喝裂谷城的水才喝蜜酒,也幸好她也不像那些城堡里的醉鬼。


佳露丝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转过头去对米拉克嘲讽道:“说起来,你们这历史至少也有四千年以上了吧?然而在传达信息的地步还这么落后,你们就没有过一个自负的大天才站起来创造个什么鬼魔法?啊,也对,四千年前的老男人估计都缺乏想象力。”


被点名的米拉克没有回答,那个酷似章鱼的面具在炉火温暖的光照下有些诡异。


佳露丝觉得没趣,对瑟拉娜继续说:“好吧,我真的没收到信…是真的。不过也许我们也该换个通讯方式了,不是嘛?谁知道那些不靠谱的家伙会不会真的死在天涯哪个角落?要是你的信里面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被信使看去了,或者被发现他尸体的家伙看见了,那不就傻啦?


我看见好多封这样的悲剧了!


再说信使一点都不禁打!一点都不!我的天呐,他们真的弱不禁风的,衣服都感觉破破烂烂的,身上也没多少钱…!我就打死过一个!……”突然意识到自己好像暴露了什么后,她立马住了嘴,对瑟拉娜眨眼。“……我不是故意的,我以为他是个打劫的强盗来着…


啊,不过瑟拉娜你提醒我了,也许我该贴个什么公告闪着烛光术放在房顶上-----告诉他们,如果两个月之内我没有回信,那就说明要么邮差死在了路上,要么信件被人从邮差尸体上拿走了,或者说他们写的蠢事真的是太蠢了让我直接烧掉了!”


“……她到底喝了多少?”









评论(4)

热度(6)